Sunday, January 01, 2006

甚麼的旅程

我們夜涼如水的光

太陽在山後慢慢升起
立在水平線上的我們只看到漫天黑暗
夜涼如水,杯中的咖啡還有一輪明月
再爬高一點再爬高一點越過水平線越過便
看到遠方像微笑的光

這是一本厚厚的畫冊。
我翻開第一頁,決定把它從頭讀到最尾。
這也許要用一輩子去閱讀。這樣我便睡著了。

十二月二十二日 上午六時

昆明的野菌火鍋,很好吃!